您好,歡迎訪問河南省種子協會官方網站!

新聞動态 發布日期:2019-07-31 09:39 來源:(作者:佟屏亞,來源:新浪博客)
  

4000多玉米品種進入制種基地
——2019年種子市場掃描之一


(西北地區恢宏遼闊的玉米制種基地:春季一片白,春播季節覆蓋着成片的白色地膜;仲夏一片綠,進入6月,一望無垠的綠洲碧茵,玉米開始拔節快長,農民田間精細管理。有關部門預報2019年全國玉米制種面積約260萬畝,實際面積可能要大于此數!


深化種業“放管服”激發育種人員快速釋放科技創新積極性,新品種審定進入了“百花齊放、各領風騷”快車道。2017年國審和省審玉米品種共1175個,2018年國審和省審玉米品種超過1700個,2019年3月又有117個玉米品種通過審定;加上實施綠色通道、聯合體、引種備案制通過品種,估計全國有近4000個玉米新品種蜂擁進入西北制種基地。


玉米品種審定“大躍進”,突兀間為種業界每個人編織一場美麗的夢幻:科研人員可能晉級升職題名金榜,種業老闆有望占有市場财源滾滾,育種個體戶念想汽車樓房追求成真。


種業老闆直面玉米“制種關”。春節剛過,種業老闆緊急奔赴西北制種基地,無論新審定品種還是購買産權品種,都要千方百計地繁殖種子進入市場。新審定玉米品種通常要提前一年繁殖親本,第二年制種生産,第三年市場銷售,種業老闆要有前瞻性判斷,盡可能做到精準把控。據全國農業技術推廣中心報道,2018年全國玉米制種面積237萬畝,制種組合超過1800個,其中小面積制種組合高達1500多個;2019年全國制種面積約260萬畝,大批“新品種”制種面積持續增加,“老品種”制種面積(萬畝以上)相對減少。


有報道說,企業老闆都冷靜地和理性地縮減制種面積,代繁品種呈現多元化,單品種的制種面積以1000-1500畝居多,3000-5000畝的不到兩成,超過1萬畝的寥寥無幾。全國市場流通的2000多個品種、以及新審定的品種基本均有制種。


玉米制種基地驟然緊張,有關部門緊急采取應對措施。例如,張掖市種子管理局根據“企業信用等級”發布2019年玉米制種面積“授信規模”公告:1、生産面積不設上限企業15家,2、生産面積不得超過3萬畝企業26家,3、生産面積不得超過2萬畝企業17家。4、生産面積不得超過1萬畝企業6家。其它有生産經營資質但未獲評級的企業生産面積不得超過3000畝。嚴禁企業超規模生産,嚴禁無證或租借生産經營許可證非法從事生産種子。


“千軍萬馬争過獨木橋”。每個企業壓寶似的生産和某些代繁公司賭徒式博弈,有限的制種用地遭遇無限的競争,導緻基地與企業間、企業與企業間、企業與農戶間的矛盾與糾紛疊起,你搶去了我的農戶,我拉走了你的關系;你撕毀了我的合同,我貶損了你的聲譽,擾亂正常的制種秩序,可能出現撬地盤、擡價格、難定隔離區,甚至不要隔離區等問題。違法制種呈現出更猖獗、更隐蔽的發展趨勢,正在向監管力度較弱的偏遠地區轉移。


庫存高企——種業老闆揮之不去的夢魇
——2019年種子市場掃描之二


進入7月,2019年全國玉米播種季節漸近結束,庫存高企再次成為種業老闆揮之不去的夢魇。越是億元育繁推一體化種子企業面臨壓力越大。


品種審定“大躍進”是庫存持續高企的主因,讓有限的市場無限的飽和。品種海嘯年代,市場流通的4000多個品種,推出的太多品種怕見光,一年兩季水土不服就被淘汰了。


中國種業這幾年品種容易審定了,品種就多了,品種也難賣了,庫存壓力無限加大了。越是調控,越是去庫存,包袱越沉重。中國種業真正能做到缺口經營的公司又太少。玉米種子庫存太多,種子企業生存如履薄冰,最大的痛點就是“繁少了不夠賣,繁多了賣不了”。多數企業基本維持在微利或保本的水平。


中國種業的高庫存已經到了畸形變态的程度,大型種業積壓,小微公司積壓,代繁公司積壓,甚至代理商、經銷商也積壓,嚴重威脅了企業的正常運轉和合理的利益空間。每年都有大量庫存種子轉商,同時又重新積壓新種子。種子企業出現問題甚至倒閉,雖然決定有多麼雄厚的固定資産實力,看掌控幾個品種和營銷多大規模,但隻要企業發生資金流動性不暢甚至資金鍊斷裂,企業正常的生産經營就可能出問題。這是一個抑制創造市場價值和消耗企業積累的過程,也存在劣币驅逐良币、發生逆向淘汰的潛在風險。俗話說一文錢逼倒英雄漢,壓垮企業的可能就是最後的一根稻草。


連續5年庫存高企讓種子行業雪上加霜,私繁濫制的瘋狂和庫存積壓的無奈,交織折磨一些基地公司被迫舉高利貸,可能産生了永遠還不清的債務。不能做空冗員,終究會被一群毫無鬥志的員工拖垮;不能做空閑置資産,終究會被大量的活錢盤死導緻失血過多;不能做空庫存,将最終把自己送到墓地。


網傳有一家曾準備上市公司的老品種和新品種全都滞銷,連續兩年積壓種子1000多萬公斤,拖欠基地制種款1000多萬,還剛剛在戈壁灘上豎立起一座上千萬的标幟性建築。無奈市場不景氣,設備是優質資産但利用率很低或者成了擺設。許多曾經光鮮一時的種業新星到如今隕落西山,顯示種業競争的激烈和殘酷!


預計許多沒有研發能力和過分依賴國家投入的企業将會陷入窘境,僅僅産品積壓還不至于壓垮企業,但流動資金周轉困難、倉儲運輸費用額外産生、種子質量下降或報廢、再銷售赢利嚴重下滑引發的虧損等,一旦資金鍊斷裂,即便是上市公司多數亦處于虧損的窘境。


玉米産能過剩,而價格和庫存同時高企,這說明中國玉米過剩并不是正常供需關系的反映,而是政策扭曲造成的。這次産能過剩除了市場因素,還有政策推動和資本介入。政策反應滞後,短期内不會有明顯變化。市場、政策、資本、科技四因素恰逢其時地糾纏在一起,而肆無忌憚的私繁濫制和侵權行為對産能過剩、阻擊資本積累和圍剿正規企業起到了推波助瀾的作用。


(作者:佟屏亞,來源:新浪博客)

最新主推品種